大咖说 | 烧脑时刻:你听说过城市多巴胺吗?

发布时间:2017-09-28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周榕

所有人类社会文明形态需要有跟它相匹配的空间。

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后,人类文明开始大规模的从乡村空间转移到城市空间。

第二次工业革命,诞生了现代的大城市和超级都市。在汽车大规模普及的情况下,现代都市几乎可以无限扩展。

第三次信息技术革命的到来,让人类社会目前正面临着第三次文明空间大迁徙,这对于未来的城市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是决定性作用,决定它在未来是生存还是淘汰……


第一,城网战争。城市与互联网之间的战争。最初互联网依托城市发展,逐渐互联网的发展让城市出现了衰败的迹象。城市实体空间的功能并没有真正的衰亡,而是这些功能出现了空间转移。在十几年前,城市空间人满为患,曾经中国城市从来不用担心公共生活的匮乏。但是,现今很多城市广场不再像以前那样热闹了,散步、溜弯、谈恋爱的现象变少。大多数情况下,广场舞结束以后,城市广场出现空无一人的迹象。同样的,博物馆、图书馆曾经人满为患;现在北京除了国家博物馆之外,即使首博这样一流的博物馆在大多数时间里也是门可罗雀。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出现,西方也如此,拥有160多年历史的芝加哥交易所关闭了最后一个场内交易大厅,因为所有的交易都转移到网上进行。

哈佛大学教授写的《城市的胜利》曾经是流行书。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间,城市取得了不可比拟的胜利,这种胜利起源于组织效力的胜利,但这种胜利只是针对乡村的低下组织效率而言。



第二,硅碳合基。我们把跟身体息息相关的实体物理空间称为碳基空间。碳基互联有三种。第一个是境基互联,用高密度空间单元作为相互连接的媒介;第二个纸基互联,广泛的指书刊、符号这样的媒介;第三个是硅基互联,虚拟的网络空间构成的。境基互联和纸基互联之间物种相互竞争催生了以交通和传播效能为核心目标的现代城市体系建设,引发了第一次系统化城市更新,这是过去一百多年间发生的现代城市的简史。

而硅基空间具有虚拟、运算、共享的优势。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文明组织的效率之战,曾经城市以它的超高效率碾压了乡村,但是,现在面临的一个严峻的态势是我们的城市正在沦为互联网时代的新乡村,而互联网硅基空间超高组织效率正在大规模的碾压我们增加赖以为生、引以为豪的城市空间。


第三,城市进化。当城市不再是文明的组织枢纽,所有在城市中谋生的人群,其实面临的是一个文明大迁徙背景下的抉择。前年我参加了一个北京的调研,发现一个惊人事实——原来以为北京是如此繁华的都市,但是却发现很多区域是冷清的。对城市来说,在硅基空间的威胁下不得不加快自身的进化速度。



现代城市快速发展,引发了人类多巴胺的反映。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城市出现了许多奇怪的建筑,比如银河SOHO等,这些建筑无视功能要求与造价,只为提高一点点城市的多巴胺浓度。迪拜是典型的多巴胺之城。迪拜最奇怪建筑,每一个楼层都可以自主旋转,造价是普通楼的几倍以上。只为提高多巴胺,却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这种现象像极了历史上的巴洛克建筑。这是城市自发向互联网的一种拟态反映,城市被迫向互联网学习,并想出如何进行符合当下伦理组织复杂程度的空间对策,主要有以下四点:


比如开咖啡馆,十几年前一定会选择临街的铺面,最好选择两条路交接,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传播功能;但是,在今天,可能会选择在胡同深处。因为现在我们不再通过城市区位这种低端手段获取信息了,而是通过大众点评、微信推送等等。城市失去了信息传播功能在某种程度上反而把更多城市资源空间价值释放出来了。


快递、外卖、便利店彻底否定了传统的城市分区理论,资源变成一种具有流动性、分布性的存在,而不是原来的分区供应。


比如airbnb,也是技术发明,很多人甚至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酒店集团。在我看来,改变城市资源的分配可以通过技术手段使城市空间的消费者达成一个微观层面上的协作关系。


比如商场里的微型卡拉OK会很常见,我们不再需要那么多公共空间,我们可以在网络上确认我们生活在共同体里。


城市最终的发展必然是硅碳合基方式,城市空间能够成为一种高端的、高维智慧的载体,城市将变成人工智能的终极载体。未来我们将生活在一个超级大脑之中,大脑的智慧可以提供传统的碳基城市所不能解决、不能协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