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说 | 青山周平:从“大拆建”到“微改造”的城市更新模式

发布时间:2017-10-01


今天的大咖还是来自“设计+”论坛。

他是设计圈的“网红”,

粉丝们称呼他为”男神”。

“男神”设计师青山周平参加开幕式


他与追求大房子、新房子的潮流相悖而行,

向我们展示如何通过设计

来改变普通人的居住问题,

带领我们思考人与社会、人与城市的关系。


他用“微改造”,

维护了城市的本真气质,

提升了家庭的生活品质,

他对“家”的理解,让人动容。


青山周平

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主持建筑师


各位上午好!很高兴来到这里,跟大家分享关于城市改造的一些想法。

过去城市的改造,大拆大建的方式比较常见。我们放弃了很多城市里面的小空间,但其实这些小空间,如果能够通过好的创意、好的设计加以利用,也可以改善生活,并改造整体的城市。这是我最近在研究、在做的一件事。


青山周平在“设计+”论坛演讲


对于中国来说,城市需要改造的主要是两类空间:一类是北京胡同这样的城市传统空间;另一类是厂房这样的工业建筑。

下面,我先来谈谈关于主城区传统街区改造的一些想法和实践

北京的老城区跟巴黎有一些相似,都是通过拆建而形成环路交通。但是巴黎的房子一般都是六、七层,可以一边保护老建筑,一边容纳现代城市需要的人口和密度。但是北京老城区的传统建筑都是一层,如果保护传统建筑,则很难容纳现代城市需要的人口和密度,这是北京独特的问题,这些问题会变成设计的机会


北京和巴黎对比照


北京老城区鸟瞰图


最初的改造,是“南锣鼓巷”式的大拆大建,这个过程包括:先把原住民迁移;拆除原来的老房子;用木头或者混凝土建起看起来像老房子的新房子。这个过程花费很高,一幢房子50万左右的价格,但是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老百姓的生活空间,这种改造方式,很难持续下去。


南锣鼓巷的拆建过程


下面,我来具体介绍一下近几年做过的两个北京老城区的“微改造”案例——如何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通过设计来改造老百姓的生活。

第一个案例是北京灯市口的一个房子,特别奇怪的一个造型。改造前是L型空间,位于一栋楼和胡同围墙中间的夹缝,白天无法开窗、空间潮湿,面积43平方米,居住了一家6口人,人口密集。另外,因为它原来是通道的空间,所以它的前后有两个路口,这也是比较独特的。




灯市口房间旧照


改造前,有一次我跟业主聊天,他的邻居突然从后边的门进来了,没有敲门,也没有打招呼,就这样直接进来跟业主聊了几句,喝了几杯酒就走了。我感觉到,虽然他们的房子是私人的家庭生活空间,但是很像外面胡同的样子,有种城市公共空间一部分的感觉。所以,我后来的改造理念就是希望把外面的街道空间引入到他们的房子里面,形成北京胡同那样有趣的、开放的、交流的空间。我们还建造了天窗,投进阳光。




改建后的布局


另一个问题就是房子的天花板高度只有3.3米,我们没有办法做二层的阁楼。他们有六口人,但是房子的面积只有43平米。为了扩大使用面积,我们做了很多错层,因为卧室、客厅等躺着和坐着的空间,不需要很高的高度,不到两米就够了,我们可以把空间节约出来改成小孩子喜欢的有趣的空间。




改建后屋内的错层设计


通过错层的概念,在高度仅有3.3米的情况下,我们形成了丰富的生活空间。而且在天气好的时候,把整面墙一起打开,与外面的小院子融为一体,可以把他们的空间变成1.5倍的感觉。


与院子融合在一起


第二个案列,也是北京胡同里的案例。它的面积只有3.7平米实在是太小了,原来的业主一直用来堆放杂物,是个没有用的空间。但是,业主又希望这个空间可以经过改造,变成一个他们可以住、可以吃饭、可以学习的一个比较完整的生活空间。这很有难度,我很头疼。



3.7平米小房间改造前的状况


后来,有一天我到国子监看了一个关于中国古代科举考试的展览,获得了灵感。因为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一般需要三四天,要防止作弊,除了上厕所之外,不能去别的地方,只能待在这个小空间里。这就是一个考试、吃饭、累了休息睡觉的地方,通过可移动的隔板综合了几个功能的空间。然后我就把这个灵感引入到了设计中。改造采用左右两条不同高度的木板,中间两张可以调节木板,通过改变这些木板的位置,来实现不同空间的转换。


科举考试示意图


改造后的空间


从下面这些图可以看出,通过这些木板的组合,可以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学习、吃饭和睡觉。业主有两个孩子,所以睡觉的空间不够,我们通过电机在上方又吊了一张床,把上方的空间也利用了。这是现代技术与古代设计思想的一个结合。





通过木板和吊床实现多重生活空间


大拆大建的模式已经不可行,需要自发微改造的模式。北京的老房子有很多,我没有办法一个一个来解决。设计师们应该开发一种契合北京老房子的系统性的东西,便于老百姓自己改造自己的房子。

日本有一些建筑师开发的网站,上面有很多方案,也有很多建材、家具可以选择,可以让那些想自发改造房子的人们参考和购买。



日本“微改造”网站


第二类是厂房这样的工业建筑的改造。我的理念是把工业厂房改造成年轻人的共享社区,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我们现在都市里的居住模式是两室一厅、三室一厅,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需要花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背上几十年的贷款去实现。



但是,共享单车、滴滴等共享模式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生活场景里,模式就是“我不需要去占有这些东西,需要的时候有东西可以利用就好”。那么,我们的居住需求,是否有一部分也可以通过共享来实现?

设计灵感来自胡同的公共空间。我住的地方前面有一条胡同,居民们把自己房子里的家具都摆到外面,摆到胡同的公共空间里,然后他们一起使用。晾衣服的杆子、各种椅子、办公或者写作的桌子,都放到外面来。比如这个被锁住的小椅子,意味着“你可以使用,但是不能拿走”。这些公共空间的物品,构建了很多有趣的生活场景,形成了很有意思的共享生活。


北京胡同的公共空间和生活场景


然后我就在想,其实我们只需要很小的私密空间。各种各样的家具都可以摆到外面,有点像胡同里边看到的场景。每个空间都变成一个有轮子的盒子,可以推着走,可以有无限的组合,大家可以一起做音乐会,也可以一起读书学习。那种平时不太使用的书、行李箱、衣服,都放到外面,通过电子标签等系统让我可以随时找到它们就好。这样的社区,一方面是空间的共享,另一方面是内容在平台上的共享。



共享空间与平台


我们正在将福建的一个菜市场改建成这样的共享空间。北京也一样,之前的很多菜市场、批发市场都在市中心,当非首都功能疏解,这些空间空置出来之后,都会面对如何利用的问题。

共享空间的最终呈现就是:自己私密的占用空间很小,可能只有二十多平米,但是生活并没有那么小。一层会有对外开放的共享办公区,还会有咖啡厅、活动区,二层、三层的部分就是刚才介绍的盒子概念的区域。

希望明年能有成果完成,让大家看到。谢谢!



 共享生活